最后,导演添加了一个较为光明的结局,女主的问题好似在问我们每个人:这回他们看到我们了吧。所以你看到人性的残忍以及少有的人性的坚强了吗?

       
科技的生命化是人类技术创新未来发展的前提。技术创新给人类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,不仅丰富了人们的物质生活,提高了生活质量,引起了社会关系的改变,同时,还促进了人们的精神发展,让人们有时间从事创造性活动和充分发展,因而,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提供物质基础。但是,科技中也存在着不受人控制不为人服务与人对立的异化力量,而赋予科技灵动的生命,则意味着在科技与人性之间架起了桥梁,用人性的光芒去逼视自视甚高的科技,让普通人看到其形秽。因此,科技的生命化,将带给人类技术创新的光明前景,并成为人类技术创新未来最关键的发展方向。

我一直很欣赏库布里克悲观主义的宿命论思想和唯美的艺术气息。从这位电影哲人身上,我可以感受到一个导演对于人类整体的关注和同情,尽管有时太过黑暗,但只有拥有对人生的疑问,人类对无垠光明才开始有了探索。
从《2001太空漫游》开始,库布里克就致力于探讨人类本质性的东西。可以这么说:库布里克相信人类本性的普遍存在,并且认为:在复杂的集体人性压迫下,人类需要用同样复杂的制度来约束自己,但是,这种约束的权利往往被少数暴徒所剥夺。这种可悲的人类悖论正是因为人类本身的不完美导致。库布里克一再想说明:因为人不是神,所以在人的身上一定会体现出一种本质性的“恶”。而人类同时又思考出了很多机制来抵御这种“恶”。影片中的条件反射治疗方法就是一例。但是无论是何种治疗方法,也只能短暂的抑制人的本性。最终人在面对社会选择时仍会体现出他的软弱。
影片围绕三个主题来抒发:第一,对心理条件反射制度的嘲讽,第二,对机构制度的嘲讽。第三,对人类普遍人性的探讨。
首先,影片认为:人类是有普遍人性的,这种人性包含了人的劣根性。原先,埃里克斯是普通人类的化身,他作恶多端,追求自在,无拘无束,天真烂漫。但同时,他又追求优雅,喜欢完美。按照弗洛伊德的“三我”学说:人类的无法无天,直截了当正是本我的实质体现。但是在接下类的剧情中,导演又隐喻了第二层观点:人类的灵魂是不可治愈的,所谓的说教和治疗,只是人的自欺欺人而已,最终人还是会在实际行为中堕落。我们不经想到了米兰昆德拉的名言:人类一思考,上帝就发笑。库布里克想说的是:人类诞生本身就是具有荒诞性的,而这些不可知的行为仍然是不可知的,人类也永远不能探求。就像人类的本性,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但总之,无论是宗教救赎还是条件反射的治疗,都是徒劳无功的。这正体现了库布里克电影中宿命论的思想,我们可以看到,库布里克电影中的杀人者和自杀者都是一体的,像《2001太空漫游》中的哈尔,《发条橙》中的埃里克斯,《闪灵》中的杰克,还有《全金属外壳》中的教官。
按照第二层意思,因为人类的不完美,需要某种制度来约束人类的行为。影片中,监狱就是一例。福柯认为:社会便是无处不在的监狱。社会迫使人遵循某种规律,一旦这种平衡被打破(埃里克斯的自由意志),社会必给人报复,而反之,一旦人有触与自己的本质,社会还是会给人报复。这便是人类最大的笑话。
众所周知,库布里克的电影配音堪称经典,在本片中,他把埃里克斯让人看似恶心的作恶情节和贝多芬的交响乐配在一起,让人看上去很不舒服,事实上,正是这样的错位,表现了人类选择自由意志的权利。导演告诉我们:人类的作恶多端是本性所致。同时,试图改变这种本性又是荒谬的,人的行为是一种循环,人不得不在这种循环中苟且偷生,渴望救赎。
虽然在电影中体现了人类只有选择的权利,但是导演并不欣赏这种权利,并且不承认存在主义“存在先于本质”的事实,但是从导演个人形象塑造上来看:导演没有抛弃个人。片中的埃里克斯是执着而坚韧的,在他体验了各种社会关系之后讽刺的宣布:我被治好了!这其实也是影片的另外一个主旨。总之,埃里克斯是人类的化身,所以我们在阅读电影的同时,会对埃里克斯的各种遭遇产生同情。影片最后的话语指的是:人类是在本性与社会法则的较量上妥协了,尽管两者都是同样邪恶的。
库布里克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人类的无意义,迫使人类去创造意义……无论黑暗多么广阔无边,我们必须拥有自己的光明……”我想:正是这位导演的执着的创造,才为我们诠释了最好的光明,人类苦难的光明。

我们常听道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”的说法,是因为佛教认为,人皆有佛性,作恶之人弃恶从善,即可成佛。“灭”,就是灭此妄想,“度”,就是复此觉性。如果将佛性降低为人性,我们可以理解,人性,只有具体的人性,没有抽象的人性,人性只有放在现实生活与具体事物才能体现,人性即不本善也不本恶,这是辩证唯物主义说法,但佛法更上一层,是超越现有哲学范畴的宇宙观,佛法不讲善与恶,一切人为的概念都不能解释佛理。自然规律的最好表现是大自然中的生物界,狮子吃羚羊,没有对与错,没有好与坏,只有合适与不合适之分。人类之间的争斗也只是人的自然属性中野蛮性的表现,文明的作用就是让人类的这种野蛮性降到最低点。而佛教是人类文明的重要内容之一,她的重要作用就是降低人类自然属性中的野蛮性。这里的人类文明,不是人类文化,而是我们人类的本性,佛祖就要让我们恢复此本性。

    第二层意思:比起成批丧失理智的丧尸而言,有理智的某些人类可能更为可怕,连禽兽都不如。
全片黑暗系,完全看不到光明所在,表达了对于人类破坏
生态和自私自利心理的失望。

       
科技的生命化,是人类技术创新的核心助力。技术创造为人类的生活、交往等方面带来了很多便利,但目前却并没有使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突破社会结构的屏障,消除社会鸿沟,反而拉大了城乡之间的差距,出现了“马太效应”。而科技的生命化、人性化追求的却正是科技与人文、个性化与大众化、商业目标和社会使命之间的平衡。因此,科技的生命化,将为技术创新的决定性力量注入新的动力,助力新技术、新媒体促进社会转型。

在这里,重点讲一下“本无可灭,本有可度”的意思,举一个例子,譬如有人患了眼疾,经医生治好,眼复光明,医生治好了他的病,并没有另外给他光明,光明是眼睛所本有的,障瞖(眼病)是眼睛本无,所以本无可灭(灭是消灭妄相),本有可度(度是恢复本性)。物欲(贪婪)与情欲(无度),是人性本没有的,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,受收世俗的影响,让我们的人性渐渐产生了妄念之心。其实,佛祖的教导是让我们走回头路,走到婴儿般的思想状态,所以说: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,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第一层意思:人类文明演变到一定阶段,灾难的发生不一定都是自然因素,很可能是人为因素。为了追求所谓的科技,聪明反被聪明误,作茧自缚。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文明,科技发展同样需要相关节制,科研必须在充分考虑后果的情形下进行。

       
科技想要什么,人类就想要什么。科技的“想要”体现了科技的生命化、人性化。人性化的科技想要创新,人类想要创造,而创造新事物离不开人性化的技术创新。

如来佛祖说,要住菩提心,就要离四相,何谓四相,今天我们就来一一叙说。相,形迹也。执著形迹,心不虚空,滞而不化,谓之相也。第一相,我相:凡自爱其身,终日营营,争名夺利,为一生计,又为子孙计,都是我想。第二相,人相:凡分别尔汝,见人势利,攀援不已。见人萎弱,嗔厌不已。嫉人之有,吝人之求,都是人相。第三相,众生相:凡色受想行,计其和合,贪嗔痴爱,汩设灵源,这都是众生相。第四相,寿者相:凡焚香祷祝,为求现在福田。炼药炼丹,希望长生不老,这都是寿者相。

       
科技想要的,就是人类想要的。“科技的生命化”已成为现实世界无法根除的特征。科技将具备人性。而人性化的科技则是在科技和人文、个性化与大众化、商业标准和社会使命之间追求一种美的、智慧的平衡。尽管科技中有着盲目的物质化泛滥的危险,但科技中也有着人性化的光芒,它会将科技中高贵神迷、自视甚高的无知和愚蠢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。因此,人类在最大限度发挥其自主性进行技术创新时,应赋予科技感情,以人性化的技术去创造新事物。因为科技想要的,就是人类想要的,人类创造新事物离不开技术创新。

云顶娱乐 1

       
科技的生命化,是技术创新走向国际舞台的保障。当今世界,技术创新在衡量一个国发展水平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。历史告诉我们只有打破国际垄断,坚持自主创新,注重整体技术水平的提升,才能提升国家影响力,走在科技发展的强国之列。而科技的生命化不仅体现了优质的“中国制造”,更体现了独特的“中国智造”,使技术创新以一种美的、智慧的形象登上国际舞台,让世界为之喝彩。

为什么佛祖说,他度了众人,却没有人可度,我只是恢复了人的本性,只有报着这样的想法,修行的人才能有所得,其实这是佛祖让世人不要迷恋他,甚至忘却他,不要住了“佛相”,不要受了他的影响而妨碍了自己的修行,不是佛祖说什么就是什么,而是还破除一切思想的约束,找到自己的本性(人性)。佛祖只是引路人,“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”,佛法如渡江的竹筏,江已渡,筏可弃,不可留恋竹筏,筏只是工具,不是目的。佛祖说,世间众生,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。“无余涅槃”,无余,就是不留一丝一毫妄相。涅槃,就是觉性,本来无生无灭,无失无得,万物皆空。

相关文章